第六百六十七章 给我统统拿下!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“你们快去保护娘娘!”

    看到那老者追着道姑而去,一名紫衣男子伸手指了指,焦急的开口:“你们几个,拦住他们二人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客栈门口,便有数人同时倒地。

    那俊俏小厮虽然面色苍白,但所到之处,皆是一片剑影,普通的蓝衣使和黄衣使,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紫衣男子面色难看,圣教在这里只留有不多的人手,其中一部分被右使带走了,另一部分分散在这客栈周围,这其中负责警戒的又被迷晕,剩下大半去营救娘娘,所剩人手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瞬之后,他飞快的转过身,向着娘娘消失的地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那两人和娘娘比起来,孰轻孰重,他心里立刻就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盟主,这里交给我们了,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夜色中,一名汉子骑着马飞奔过来,利索的翻身下马,身后有数道人影紧紧的跟随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李易和柳二小姐飞快的上马,回头对那汉子说了一声,“几位英雄小心!”

    他双腿加紧了马肚子,一抖缰绳,两人一马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又有几道黄衣人影从客栈内冲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出去干什么,留下来慢慢玩啊!”那汉子狞笑一声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客栈之中,便有刀兵碰撞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蓝衣人身手不凡,但对方人数更多,那些黄衣人帮不上他什么忙,两帮人一时间僵持不下,陷入了胶着之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心中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,当先一名汉子大喝一声:“点子扎手,兄弟们,撤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其他几人也不再恋战,飞快的退出了客栈,向着夜色深处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客栈里面,那蓝衣人捂着伤口,脸色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一名黄衣人上前,忐忑的问道:“大人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蓝衣人想了想,沉声说道:“在这里等娘娘回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又有一人上前禀告:“属下在后院柴房发现了被绑着的掌柜,还有几名伙计,也都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经历了刚才的一番战斗,几名蓝衣人和黄衣人身上个个带伤,来到那柴房,将掌柜和几名伙计身上绑着的绳子解开。

    蓝衣人沉声问道:“可曾知道绑你们之人的身份?”

    酒楼掌柜是一个老者,此刻脸色发白,嘴唇颤抖的说道:“不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蓝衣人阴着脸转过头,刚要开口,低头看着从胸口刺出来的一柄短剑,艰难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几道破空之声响起,蓝衣人身后的几名黄衣人皆是眉心中箭,应声而倒,几名客栈伙计收起了手弩。

    那老者将短剑******,低声道:“赶快收拾一下!”

    不多时,熊熊的大火,从客栈中燃起。

    周围的店铺或是民房里,有人陆续的走出来,看着那客栈的掌柜站在外面嚎啕大哭,不由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走水了!”

    夜晚的街道上,陡然变的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城门未关,李易抖了抖缰绳,身下那马的速度加快。

    等到出城之后,一切便都好说了。

    那宗师老者的事情,柳二小姐居然没有告诉自己,他绑了那姓方的,其实根本就没有想着将那道姑引开,从始至终,那老者才是最终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只有将那道姑重伤或是杀死,他们才没有后顾之忧,否则,即便是能逃出去,也注定逃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是蜀王的地盘,那道姑又是宗师高手,身边高手无数,在这种情况下,依靠两个人,想要安然的回到京都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若是那道姑真的中了如此浅显的调虎离山之计,接下来要进行的,可能就是更加艰难的千里奔行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!”

    李易才开口一句,就被柳二小姐打断了。

    不说话就不说话呗,虽然此刻的柳二小姐给他的感觉有些奇怪,但是逃命要紧,一切还是等逃出去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护法被绑,娘娘有事?”

    “那护法交代的今晚子时洗劫蜀王府库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暂且作罢,随我去营救娘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道黑衣身影从一处低矮的民房中迅速掠出,瞥见前方的街道上有一匹骏马飞驰而来,当下便有一蓝衣人面色一怔,随后厉喝出声:“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吁!

    马蹄敲击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,看着那名蓝衣人以及身后的数十道身影,李易的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二小姐从马上跳下来,挽了一个剑花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数十位黑衣人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李易从马上下来,接住柳二小姐挑飞过来的一把兵器,深吸口气,向她的方向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造反了,造反了!”

    江子安急匆匆的走在街上,身后是一片黑压压的身影。

    刚才有人深夜报案,如家客栈之中有十余人发生械斗,听说死了不少,这种程度的已经是极大的案子了,他当即便召集了县衙内所有的捕快衙役,包括临近的民壮,近百人浩浩荡荡的赶往案发地点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不着急,若是今夜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众伤亡,他这个县尉,也就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本来就对这个职位不太满意,但有总比没有强,自己辞官和被人罢免,意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,看前面!”

    忽然间,走在最前方的衙役停下脚步,指着前方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江子安抬起头,看到前方的街面上,数十名黑衣人围着两道人影,阵阵刀兵的碰撞声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无法无天,当真是无法无天!

    朗朗乾坤,光天化……,光天化夜,在堂堂县尉面前,如此行凶,江子安脸上浮现出暴怒之色,挥手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救人!”

    他退到那些衙役后面,然后才跟着他们向前方快速跑去。

    李易胸口微微起伏,和柳二小姐背靠在一起,在他们的周围,是那数十位黑衣人。

    已经有不少人只能倒在地上呻吟,但是他们周围的人数,依然不少。

    柳二小姐轻咳了一声,李易回头看了一眼,恰好看到她抹去了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他脸色一变,慌忙问道。

    柳二小姐反手一剑将靠近他的一人劈倒,冷声道:“生死之斗的时候不要分心,以前教你的都忘了吗!”

    李易怔了怔之后,咬了咬牙,手中的剑再次握紧。

    “抓活的!”

    那蓝衣人冷声说了一句,却忽然面色一变,转过头,望向了后方。

    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近百名衙役捕快飞快的跑过来,将他们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数十名黑衣人立刻聚拢起来,围成一个圈子,兵器对外。

    柳二小姐的身体晃了晃,李易急忙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,放下兵器,立刻投降,否则本官就要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子安站在一名身材高壮的衙役背后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李易看着某个方向,试探的问道:“江兄?”

    “------”

    “是李兄吗?”

    一颗脑袋从那高壮衙役背后探出来,江子安脸上又惊又喜,看着李易,连忙道:“李兄,还愣在那里干什么,快出来!”

    立刻有衙役为他们让出道路,李易扶着柳二小姐走出来,那蓝衣人脸色变了变,最终没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们?”江子安看着他,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李易看着他,拱手说道:“多谢江兄相救!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!”江子安摆了摆手,“黑衣蒙面,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,江某身为县尉,平定治安是我的职责!”

    李易看着他,说道:“事情紧急,李某现在有急事需要出城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江子安从腰间摸出一块牌子,递给他,说道:“现在城门已经关了,李兄拿着这块牌子出城,他们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李易看着那些黑衣人,说道:“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江子安笑了笑,说道:“李兄尽管离去,这些人就交给江某了!”

    李易扶着柳二小姐上了马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江兄恩情,来日必报!”

    他抖了抖缰绳,那骏马便向着城门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我一见如故,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江子安看着他远去,回头看着众位捕快衙役,指了指那些黑衣人,冷声道“给我统统拿下!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逍遥小书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