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6章收回你的关心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第1296章 收回你的关心

    白童惜被他这么一刺,多少感到难堪的说:“我只是关心你而已,你说话何必这么难听呢?还说我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你,有你这么咒自己的吗?你给我把这话收回去!”

    孟沛远闻言,心中涌现起一股暖流,眼神也跟着变得柔和起来:“真要这么关心我的话,就给我揉揉。”

    眼见他的伤口还在流血,白童惜急道:“我还是去给你找块创可贴吧。”

    孟沛远挡住她的去路,霸道的说:“要不就用你的手,要不就收回你的关心,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呀!”

    白童惜有些生气的用力按了一下他的伤口,就见他眉头一皱,一副被戳疼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暗骂了一句“活该”!之后才解气地拽着他的胳膊走出浴室,鼓着脸说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给你拿块创可贴!”

    孟沛远被她这别扭又贴心的小表情萌得不轻,心道如果能这样被她捧在手心里过日子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麻烦你把脑袋低下来一点。”

    白童惜拿着创可贴回来的时候,发现孟沛远的神情看起来既向往又纠结,她秀眉一挑,撕开包装后猛地把创可贴拍他脸上。

    孟沛远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了,捂着脸,阴测测的问:“你这是趁我发呆,顺便给我扇了一巴掌吧?”

    白童惜看向别处,闷笑不语。

    动作娴熟的给孟沛远打理好西装,系好领带后,白童惜见大半个小时过去了,忙对他说:“孟总,我们是不是可以动身去吃早餐了?”

    孟沛远目色慵懒的看着她:“谁说我要出去吃了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煮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白童惜愣了愣,随即有些忍无可忍的说道:“孟总!你这是吃定我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又如何?”孟沛远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把他最近享受不到的,通通给它来一遍!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会做好早餐晚饭等他上下班回来填饱肚子,而如今,他却要靠着威胁利诱才能得到!

    白童惜却认为他这是存心刁难:“我看孟总就是把我当成一个免费保姆在差使!”

    孟沛远施施然的坐在沙发上,不动如山:“你也可以不做,不过这会造成什么影响,我想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白童惜眉心一跳,咬牙切齿的说:“好……不就是一顿早餐吗?我做就是了,保管孟总满意!”

    孟沛远微微一笑:“好,那就请白董快点,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气个半死,白童惜看着他的眼神好像都在冒火,他回视了她一眼,说:“再不快点,可就要开庭了,虽然这事对我来说无关紧要,可对白董而言却是关乎身家性命的吧?”

    话落,就见白童惜转身下了楼,她应该是生气的,故而踩得楼梯梆梆响,孟沛远懒懒的笑容依旧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嘛!明知道我着急,还专门让我做这做那的,要是害我错过了开庭时间,我要他拿命来赔我!”

    白童惜气鼓鼓的穿过客厅时,正在抓毛绒地毯玩的小满,昂起憨厚的大脑袋拱到了她的腿边,她索性捞起它的肚子一起进了厨房,给它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可一打开冰箱门,白童惜发现这蔬菜鲜果,肉和鱼呀,全都散发出一股酸爽的味道,她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,就连小满都挣扎着想从她臂弯里跑掉。

    “小满你乖啊,我不会弄这些给你吃的。”白童惜安抚完小满后,“啪”的下把冰箱门给关了。

    孟沛远这日子是怎么过的?花园可以不整理,家里也可以不打扫,但这食材是一定要保质保鲜的吧?要不吃坏肚子怎么办?

    可当发现电饭锅上同样落了一层灰时,白童惜心里划过一道了然,也许这个男人,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吃了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小满是怎么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我就应该把你一起带走。”白童惜将小满放回地上,摸了摸它的大脑袋,说。

    岂料,小满却在这时“呜呜”两声,甩开四肢冲到一个角落边,片刻后用嘴叼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装袋出来,撒开袋口后冲她直吐舌头。

    白童惜一看之下,发现原来是一袋狗粮,她明白过来的点了点小满湿漉漉的鼻尖,说道:“原来你现在改吃狗粮了啊,你的男主人可真会偷懒。”

    给小满的专用盆里添上一份狗粮后,白童惜开始翻箱倒柜,要知道她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吃呢,饿到孟沛远不要紧,但要是饿到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在经过她的一番努力下,唯一可以吃的,也就只有她现在手里拿的这包面条了。

    她特意看了眼面条的保质期,还有三个月才过期,便干脆的将它们倒进刚刚煮沸的热锅里,不久便熟了。

    孟沛远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,正在享受英国进口高级狗粮的小满看到他时,正想汪一声,却被他一个手势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小满吧唧了下嘴,又接着埋头吃狗粮。

    对此毫无知觉的白童惜捞着面条,嘴里抱怨着孟沛远不会过日子。

    孟沛远站在不远处听着听着,忍不住轻咳一声,再放任她说下去,连他都会以为自己是个废柴了!

    白童惜一听身后传来的咳嗽声,不由怔了怔,随后意识到自己刚刚都吐槽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身,迎上孟沛远故作生气的脸,尽量若无其事道:“那个,你下来的正好,可以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孟沛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会儿,才对着她捞起的两碗面说:“早饭就吃这个?”

    白童惜稍加解释了下原因:“你冰箱里的东西都馊了,我只找到了这个,也就只能做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她难免有些失望,那个在前不久还愿意跟着她学习做饭,帮忙洗碗的男人,正用一种可怕的速度急剧退化着,也许再过不久,他就会变成她完全不认识的人了吧?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孟沛远露出如梦初醒的表情,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有多长时间没打开过冰箱了,怪不得她会背着他抱怨连天:“辛苦你了,让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他客气的态度,让白童惜不由跟着软化下来:“没什么的,趁热把面吃了吧。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总裁夜敲门:萌妻哪里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