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四章 为他人作嫁衣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无极主坦被踢飞后顾不得自己残血,立即冲到夜骐身边再次敲下盾击,随后头也不回地撒丫子就想把拉出这个可怕的山洞。然而他前脚刚开突进身体猛然沉重到像灌了铅,突进的距离大大减少,接着又被一道红光给击退了三身位。

    一个红名长枪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竟再次给无极的主坦挂上了缓足。众人虽然看到了他却不敢再擅自使用技能,只能眼巴巴看着主坦被长枪挑飞到了空中,又接了一串连击。

    “近战用单攻把他秒掉,远程不要动也不要丢阵,再上去几个,一起拉仇恨”我吃馒头在看清场面后终于给众人下了命令,同时深深觉得自己该换个显卡,无奈最近炒价太高,一想到顶配显卡三万的飚价,瞬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主坦身为一个战士职业是没有解控技能的,只能步履维艰地重新朝门口进发。而其他过来的几个坦建立仇恨度还无法超越他,所以依旧停在原地。四五个团的人犹如在看疯狂动物城里“闪电”拉怪,一个个都打起了哈欠。拉脱离这种事跟他们没几毛钱关系,说打架吧刚刚那个长枪已经被离得最近的近战集火掉了,目前还真是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“敢死队下去两个人,定住他们的一仇和二仇。”君淡定地对团里说着。

    江远任自流定下策略的时候,君就从团里专门分出了一个三十人的敢死队,主要负责给无极的主坦丢定身缓足和击飞技能,顺便搅搅浑水,骗他们打下。每一个敢死队员都是有瞬发定身或缓足技能的职业,操作风骚电脑不卡,皮实耐打,能保证自己冲进对方大团之后不会技能没放出来就送人头的情况。

    血战天里想当敢死队员的人非常多,因为在游戏里死亡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,但可以只身去调戏整个无极听着就好玩啊不过碍于藏身地有限,君只是大手一拨,让自己团里三十个人承担了这个重任,也方便语音指挥。

    副坦刚从行动缓慢的主坦手里拿到了的第一仇恨,正准备起飞时空中突然又掉下两个红色的,瞅准了他们一人一个定身加缓足套餐。旁边近战反应过来立即追着红名打了过去,然而这次的两个红名似乎没有之前一个人的好搞,在脚下穿过之后又腾云跳起,居然还坚持了三秒没死。近战在目标位置混乱的情况下一个不留神把技能打到了身上,夜骐立即回头瞪了他们一眼,尾尖扫起半圆瞬间就把残血的他们秒了。

    “说了别打听不懂吗再来个坦去拉一仇,被定了自己解控”我吃馒头越来越不高兴,第一次发现手下人居然都这么不听话。

    “团长战士是没有解控技能的”一个小战士好心地提醒了一下我吃馒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来指挥”我吃馒头憋着怒气驳回了小战士的提醒,不过却想起了一件事,张口又朝众人询问起来:“谁看见血战的人是从哪进来的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个问题面面相觑,这几个红名出现的异常突然,而且一旦现身就直线瞄准了和主坦,绝对不是从洞口钻进来的。无极的队伍挤满了洞里洞外每一寸土地,如果有红名从外面往里闯肯定第一时间就被外面的人砍回到复活点,根本不可能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好像是从天上下来的”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,大约是觉得这句话太弱智,就没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血战这几个人都没有从洞口经过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难道他们藏在这个洞里,我们没看见”

    无极在洞里的玩家纷纷把视角拉到仰视的样子朝洞顶望去,但上面几乎没有光线,目之所及都是黑乎乎一片,最多能看到离自己比较近的墙面上有凸起的石芽。我吃馒头也抬头看了看四周,狐疑地下了命令:“四团的,你们顺着墙爬上去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命令的四团立即动身分散到洞内壁周围,却看见团内主坦紧急地敲了几个字:“撤撤撤感电大招”

    只见位于洞内中央的夜骐一个优美的前腿飞踹,主坦身子像被扔出的破麻袋般狠狠砸在了墙上,即使有装备防护还是掉了三分之一的血。随后夜骐再次昂头嘶嚎一声,从独角上引下一束电光,华丽的电圈瞬间就笼罩住了山洞里的人。

    上次红血时无极大部分人都中了触电buff,第二次再遇到夜骐放电圈就会触动这个buff生效,自爆而亡。此时团里的头像一片一片黑了过去,只有几个坦在原地开了无敌的铜墙铁壁才幸免一死。我吃馒头提前跳了起来没有碰到二次电圈的碰触,但落下时还是被自爆的队友炸了个猝不及防,只剩20的血勉强活着。

    他刚张开嘴想重整队伍,才发出一个“都”字音却发现屏幕猛然一黑,角色直直倒在了砂石之中。旁边的战斗信息显示出了杀死他的凶手:血战天下的千叶。

    死了的我吃馒头即使不卡也看不到任何画面,却也知道现在场上是什么情况。血战天下的人趁机开始屠杀还留着一口气的无极队员,七个团几乎全军覆灭,除了那几个坦。

    无极的坦因为优先享受治疗权利,加上刚才开了无敌防御技能铜墙铁壁挡住了感电伤害和队友的自爆,所以血量并没有损耗太多。眼看队友被血战天下收割得不剩几个活口,他们逃也不是,不逃也不是。仇恨还在主坦身上,夜骐继续对准他啪啪地抽着伤害。

    “你们坚持住,帮我们多抗一会所有团员注意,单攻抽,别把我们的主坦弄死了。”君在当前频道故意敲了一串字,是给团员看,也是给无极的坦看,更是给还没回复活点的我吃馒头看。

    我吃馒头的心都凉了,深深觉得之前和斩鞍商讨要帮血战天下对抗明月阁简直是最蠢的事。如今明月阁的人正光明正大地帮血战天下抢,而血战天下却无所不用其极地算计着他们,这份冤屈只怕是包拯都伸不了的冤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零一队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