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巨蛇现身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马金‘波’的‘肉’确实被腐蚀了,那就是破天事先绑在‘鸡’翅膀下面的浓盐酸小瓶爆炸时,盐酸流到他身上腐蚀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黄家兄弟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狱警们眼睁睁地盯着下,草坪上突然钻出了几只黄鼠狼,一出土,就变成哈士奇大小,一起向马金‘波’扑去。

    有的抓‘腿’,有的趴在身上,疯狂地抓着。

    很快,马金‘波’身上的‘肉’,就所剩不多,几处‘露’出了白骨。

    “黄家兄弟退下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应声而退,破天突然跃起,夺命连环脚连续踢出,马金‘波’节节败退,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一轮连环脚踢出,破天又是一轮,就把马金‘波’踢到了最大的那棵龙须柳下面。

    破天捏了个指诀,连声“爆,爆,爆”,就见树枝,树叶中间,连声爆炸,与此同时,地下也开始爆炸,随着爆炸声起,就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大火中,马金‘波’嗷嗷惨叫,似乎在竭力挣扎,一个火人在摇摇晃晃,四处‘乱’撞。

    空气中,充满了烧‘肉’的焦臭味道,狱警们纷纷捂上了鼻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副骨架从火中挣脱出来,站在破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轩辕破天,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狱警们见破天占尽上风,本以为就此万事大吉,没想到竟然又生变故,不禁把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“行,马金‘波’,不愧是鬼将,有些本事。不过,这也没用。我还给你准备了大礼包和豪华套餐,正好用上,省得‘浪’费了。好了,清风兄弟们,出来吧,麻雀战。”

    破天退后两步,就见树上,地下,伙房屋顶,一下子飘下来六个鬼卒,地下的两个抱住了马金‘波’的双‘腿’,树上两个抱住了两只胳膊,黄杨丛里的抱住腰,屋顶的则从后面抱住脖子。

    “拉”。

    破天一声喊。

    六个清风鬼卒一起使劲儿,就把马金‘波’向四外拉去,马金‘波’的骨架立刻变形,想起了骨节咔呲咔呲的响声。

    破天冲上去,从后腰拽出一个塑料袋,把里面的姨妈巾一个个塞到骨节间。

    又在骨头上贴上一些,然后从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,把今天早晨捡的那个宋欣欣的姨妈巾塞进了脑骨嘴里。

    “马金‘波’,这个就是豪华套餐,陈年姨妈巾,加上新鲜童子‘尿’的加强版复方‘混’合液。嘴里这个,就是那个‘女’人的新鲜姨妈巾。怎么样,味道很熟悉吧,你喝过她的血,还应该记得吧?不过,你这是最后一次了,祝你平安,一路顺风,放!”

    六个清风一起松手,远远退去。

    破天一伸手,一道黄符飞出,马金‘波’的骨架立刻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惨叫连连,似乎想要把身上的姨妈巾扯掉,可手却够不着。只能徒劳地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马金‘波’,最后的晚餐,饱和攻击!”

    破天连连发出符箓,第一枚是颈部,头骨落下,然后是肩部,胳膊落下,然后是腰部,‘胸’骨落下,最后是膝盖,大‘腿’小‘腿’分离。

    一缕白烟升起,魂魄想要逃跑,破天又是两枚黄符发出去,击中白烟,白烟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马金‘波’就此灰飞烟灭,从此在宇宙间消失。积攒了150年的怨气,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后院的战斗已经结束,刘都司、何都司也跟马金‘波’落得个同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沈腾和贾宁、小黄等鬼灵们,就跟狱警们站在一起观战,彼此似乎都不害怕戒备,一副人、鬼、灵和谐相处的大好局面。

    破天慢慢地向他们走去,慕容若水第一个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拥抱你一下,可是人实在太多,我想还是等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水说着,就过来抱住了破天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‘女’人,你要淡定,这样在众人面前秀恩爱,你要挨揍的。你看看那些‘女’粉丝的眼神儿,小心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臭美吧,谁能看上你?”

    众人迎了上来,边走边欢呼。

    王组长一把抓住破天的手,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“破天,英雄啊,壮举啊,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为‘精’彩一幕。”

    “破天,我为你自豪,我为你骄傲,事实证明,我力排众议请你来,是我一生当中最为正确的重大决策。”

    卫狱长顺便狠狠地夸了自己。

    陈蝶过来,跟破天拥抱了一下,然后把破天推开,仔细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弟弟,姐姐就知道你行的。”

    沈腾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弟,真是叫我大开眼界啊。人家学的是新概念英语,你这是新概念捉鬼啊。”

    “破天,祝贺你,嫂子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王娇娇趁机拥抱了破天一下,趁着别人不注意,又在破天后背上狠狠地掐了一下,疼的破天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个死八婆,哪有这么祝贺的。

    “破天,我是不是也该拥抱你一下呢?”

    田甜蜜上来,也拥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闽婕也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破天走到罗天道和玄机居士跟前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两个今天是来开眼界的话,我想你们的目的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达到了,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罗天道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惭愧啊,后生可畏,哦,不,老弟,以后我们平辈论‘交’,平辈论‘交’”。

    破天不理玄机居士,走到公关科那个拿着话筒的漂亮‘女’警前面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不是忘了解说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都吓傻了,说不出话里来,这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小姑娘几乎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么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补上不就行了么,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破天趁机在她白白嫩嫩的脸蛋儿上,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嗯,好,我回去补上。到时候我还要采访你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满脸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“破天,祝贺你!我可是全程都记录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娘炮摄影上来,一手扶着肩上的摄像机,一手跟破天握手。

    还行,这个家伙虽然长的有点儿娘炮,胆子倒不小,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很专业,不过,我要发自内心地说一句,你确实有点儿娘炮。”

    娘炮摄影把手握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破天,你错了,我不是有点儿娘炮,我是真的娘炮,知音啊!”

    哇靠,还有这种节奏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注意了,我来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王组长拍拍手,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剿灭了三个鬼将,取得了重大的阶段‘性’胜利,从此消除了重大隐患,‘女’子监狱从此就平安无事了。为了表达对破天的感‘激’之情,我和卫狱两人‘私’人出钱,请大家喝酒,好好庆祝一下,今天在场的人都去,我们一醉方休,走。”

    “对,谢谢破天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卫狱过来,就要拉破天走。

    “卫狱,我想你们高兴的太早了点儿,我们恐怕暂时还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破天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卫狱长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头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大蛇来了,正在伙房和锅炉房之间的过道里,一张血盆大口张开,差不多一米长的开叉蛇芯,正在来回抖动。

    身上的‘花’纹,头顶的蛇冠,在灯光照耀下,发出美丽而诡异的‘色’彩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许多人在那天晚上都见过大蛇。

    但是,在刚才这场‘激’战中,人们几乎都忘了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有人想到,它会在此时出现。更没有人知道,它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,人们都明白一点,那就是它比三个鬼将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在刚刚战胜了三个鬼将之后,它就到这里现身,无疑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同时,也表示了对这些人的强烈蔑视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绝对强者对绝对弱者的蔑视。

    众人面对着大蛇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破天站在最前面,沈腾上前两步,跟破天并排站着。

    王组长犹豫了一会儿,看了这群‘女’人一样,毅然走上两步,跟破天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站在前面,后面是一群‘女’人加另外几个男人。

    卫狱长想上前,被王组长拦了回去。

    破天回头看看,公关科的小‘女’警坐在地上,宋欣欣也坐在地上。陈蝶、慕容若水、王娇娇、田甜蜜,挤在卫狱长身边,神‘色’紧张恐惧。

    闽婕、孙会计和另外几个‘女’警,则跟罗天道和玄机居士挤在一起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只有杨麻似乎很镇定,一个人站在一边,神‘色’平静冷漠。

    破天看过去,跟杨麻的目光接触了一下,感到了冰冰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不要开枪,也不要动,不要‘激’怒它,或许它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没有恶意,否则它早就发动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沈腾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沈兄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腾走上去,刚走了两米远,大蛇突然发动,尾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挥了出来,一下子就把沈腾卷住,举在空中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会儿,又把沈腾放下,沈腾跌跌撞撞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破天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破天,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水和陈蝶几乎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破天也不回头,举起手摇了摇,示意不要讲话,继续向大蛇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,大蛇没有攻击。

    破天走到它面前两米远站定。

    跟大蛇对峙了约两分钟,破天走了回来。径自走到坐在地上的那个小公关‘女’警前面,把她扶起来,轻轻地拥抱了一下,然后拍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叫楚零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楚零零,很好的名字。一会儿会有一场更加‘精’彩的大戏上演,比刚才的大戏还要‘精’彩,你能向我保证这一回把它描述下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有些害怕,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“尽量不行,你必须向我保证,你其实很勇敢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破天离开楚零零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路让开,让大蛇过去。一会儿不管发生任何事情,都不要离开这里。老贾、老三,小黄,你们看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破天说完,就向‘操’场走去。众人把路让开,大蛇就从人群中间逶迤而过。

    破天在前面走,大蛇就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破天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若水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师娘,不要怕,我要跟它在‘操’场决斗。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极品捉鬼奶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