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五六章 到底得罪了那座菩萨?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....

    ..

    原创文学网站和盗版网站联手,原创网站可以利用盗版网站培养新读者。盗版网站可以利用原创网站的资源赚取广告费。读者可以免费看盗版。甚至于大神作者,转化成正版的读者,看到推荐也大多是大神的小说。

    只有扑街写手,写了大量文字,充斥了原创文学的书库,养活了盗版网站。也让盗版读者有更多的免费小说可看。但扑街写手在成为大神之前,从两者联手中得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但杨肖东做了几个月的总编。他明白总需要有人牺牲。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。

    他面带沉重离开了。

    唐浩泽知道那对他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杨肖东一直希望能让网络写手能通过网络小说养活自己。但对于大部分的写手来说,写网络小说,只适合作为兼职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愿意做“傻瓜”谁会有便宜不占?有盗版看,看了还沾沾自得的人多得是。正版读者只能养得起其中一小撮写手。但网络文学又必须要有大批的写手,不然网文的结局只有死亡。

    这个矛盾,自然要解决。

    解决的办法就是牺牲大部分的扑街。

    明扬文学网只是圈子网名下的一家小公司而已。而且那只是为了未来谋划的一个棋子。现在还不值得唐浩泽花费太多的精力去考虑它的事。

    杨肖东离开之后,唐浩泽也就将明扬文学网的事丢到一边了。

    现在互联网业界一片混乱,但是圈子网却早早脱身而出。唐浩泽倒是有些幸灾乐祸。他不知道这次涉黄事件是不是有人在针对圈子网。但他也能确定七八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,网络上的涉黄网站大把,为什么就偏偏盯上了圈子网。这样的小手段,对圈子网来说,是有一些麻烦,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他也想不通到底是谁在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袁总拿着一份文件来找唐浩泽:“这是按照你的意见修改后的定稿!”他说的是融资方案的终稿。

    唐浩泽拿过了,让白秘书白秘书送了茶进来,然后就开始看那份终稿。

    他看过之后觉得没有问题了,就在上面签字,说:“我已经和温董谈过。他会购买部分的新股。除了内部股之外,其它的股份,你可以和那些有意向的投资者谈。”

    因为涉黄事件,融资方案也被拖延了几天。现在总算是有了定案。

    袁总接过唐浩泽递还的文件,点头说:“好,明天我就去深【1】圳。还有公司的内部股募股方案,可以公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公布吧。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袁总笑着说:“一个月也足够他们筹钱了。”他站起来说。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行政部,将融资方案的交给秘书复印了一份。然后又叫来了副手说:“刘经理,融资方案总裁已经签字了。公司的内部股认购方案,就由你来负责。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个刘经理看着不到三十岁而已。圈子网高级行政人才比较缺乏,唐浩泽他们只能是破格使用一些年轻人。

    刘定坚拿过方案说:“没问题。我会按照方案执行的!”

    “这方案主要是你起草的,你最熟悉不过。这工作交给你,我也放心。不过在认购过程中一定要按章办事,每个职员的认购上限你可以和人事部确认。”

    “好!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袁总在第二天一早么有来公司,而是直接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才上了飞机,飞机还没起飞。圈子网公司再次迎来了检查。

    这次是税务检查。

    唐浩泽听说是税务局来检查,眉头就皱起来了。他可以肯定的是,圈子网可没有偷税漏税。圈子网还在享受税收减免期内,而且他是打算将圈子网长久经营的,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偷税漏税。

    他只是合理避税而已。比如说将圈子网的大部分收入进行再投资。

    那是法律许可的避税手段。就算查到了也不用负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人家来检查了,他也没权将人赶走。他只是让王总监负责协助对方检查。

    他以为那只是例行的检查。只是到了中午下班时。王总监来到他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经理脸上沉凝,说:“总裁,这次税务检查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他们挑毛病?”

    “挑毛病是其一。而且效率太低。”王经理皱眉说。“他们有四个人。但是盘账的速度比我们财务部两个普通员工的速度还慢。而且经常对一些明显没有问题的账目提出质疑,要求我们进行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说:“虽然他们的态度不算恶劣。但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税务检查。他们明显不对。如果不是他们有工作证,他们的效率甚至让我以为他们是假冒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大概什么时候能查完?”

    “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,最快也要十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们的工作影响大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作态,我们至少需要六个人配合他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也皱眉了。财务部除了王总监之外,实际上就只有六个职员。也就是说财务部的人几乎全部陪着对方检查了。而且那需要十天时间。

    这财务部还怎么工作?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要求将账目带走?”

    “提了要求,但我没有同意。”除非是涉嫌违法,不然税务部门也不能要求企业将账务送到他们单位进行检查。“他们对每一笔账都追查。我感觉他们是想要找茬。”

    “账目不会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有问题。就是他们妨碍了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想了一下,说:“你从其他部门调几个秘书过去,再配上两个财务协助他们查。”

    王总监点头,说:“好。”他来找唐浩泽,主要是想提醒唐浩泽,想一下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唐浩泽也明白他的意思。只是他自己想不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是能让沪市税务来查圈子网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他没有去拜神?又或者是因为上次弄得文化局手忙脚乱,惹恼了某些人?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将两种可能都否决了。如果是因为那两个原因,最多就是办事难办一些。而不会主动上门找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虽然对方的动作慢了些,却也没有表现出故意的刁难。他也只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几天里,唐浩泽没有听说税务检查中被刁难。但是迎来了更多的检查。

    安全检查、卫生检查和工商检查接踵而来。每个检查,圈子网都没有遭到刁难。不过和税务检查一样:效率低。

    那些人来了之后,按部就班进行检查,但难免会打扰圈子网的工作。

    那些检查到是比税务检查要快一些,也就是检查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。但时间不长,对圈子网正常的工作却带来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检查之后,总会发现一些小问题,然后下达一份整改通知书。

    整改通知书下来之后,圈子网自然要整改,只是唐浩泽知道,这肯定是有人授意的。这是在找圈子网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最大的麻烦还不是这些检查。

    网警多次发函来指出圈子网上有反动的内容。要求将那些内容删除。

    圈子网只能遵从。

    而那些内容大多是属于付费用户上传的。如果说那些内容反动,严格上说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。

    在网民网络上发牢骚是很正常的事。但在这个阶段,在网络发牢骚还是轻的,不少网站还有分裂势力和轮子功邪教组织成员发的帖子呢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就没听说过有人去查。

    这时他如果还不明白是有人在针对圈子网,就白长了个脑子!

    当他得知圈子昂第三次接到网警的通知要求删帖封号。他皱着眉头走出办公室,去找甄德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甄德率抬头看到他,看到他脸上的表情,问。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样下去不行。你和那个南警官熟悉,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唐浩泽坐下说。“他们专门找付费用户让我们封号。再封下去,那些用户就给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情况很严重?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第三批,一共有一千多个账户被封号。”唐浩泽皱眉说。“我们虽然只是暂时封了那些用户的个人空间,也通过邮箱向他们说明封号的原因。只要等这段风头过去,就解封。但现在看来,这个风头是对着我们吹的。”

    甄德率马上说:“那确实得弄清楚到底得罪了那个菩萨。”他说着拿起手机拨通的南轩松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南警官,我是甄德率。你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队上正在开会。”甄德率放下电话说。“我晚上再给他电话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只好继续等消息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他没去公司,在看书时接到甄德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浩泽,我们可能是真的得罪了人。南轩松说上级要求他们对加强对互联网内容的审查,而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圈子网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对这个答案早有准备,问:“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也不清楚。只知道是上面下达的文件。”

    唐浩泽想了一下,说:“你跟他约个时间,我想和他谈谈。”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重生不重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