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 困沌的试炼(2)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海叔为我们准备了晚餐。可是我一口也吃不下。

    “煊祺姐,你还是吃一点吧。”陶羽东殷勤的夹了一块鸡脖子给我,又顺势给自己夹了一只鸡腿。

    苏珉使劲拍了他的手,对我说:“身体要很长时间处于尸体化的状态,吃饱一点才能让蛊虫更活跃的保护好**。”

    我把筷子重重一搁:“我没打算用这个办法,太荒谬了!送我去轮回,这太荒谬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说话。乾一道长浅浅的吃着一小碗青菜米饭,也不一言。

    我当然没办法接受,这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说得看似有理却怎么也觉得难以接受,我说不出来那种感受,好似被人绑着一根绳子,扔进万丈深渊的感觉。前方是看不见底的深渊,生命交给别人手里的绳子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底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拽上去。

    一种恐惧,一种不能把生命交给任何人的警惕,还有厌恶被人安排生死的愤怒。

    还是苏珉说:“可是除此之外,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我扬高了声音,胸口因为激动而剧烈起伏:“不是你们去受,当然说得轻松。我……总会有办法的,会有别的办法的!我……我去跟妈妈坦白,我去找司家人。苏老前辈也说过我可能有司家的血统。如果有司家人相助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听得桌对面吭的一声。宁雨珂放下了手里的筷子,对着吼道:“你有那个时间吗?我用血食的魂魄试过了,魔王已经近于觉醒,你还能活多久?上次你侥幸了,这回呢?”

    还能活多久?我感到一股寒意袭上心头,妈妈的脸,所有人的脸都浮现在了脑子里。先前的波动情绪被一种哀伤感替代。

    我承认,我那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苏珉接着说:“煊祺,相信我们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宁雨珂,垂下了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气氛还是有点严肃。这是海叔笑嘻嘻的起身,开了一瓶红酒,给每个人倒上:“好了。怎么说呢,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缘分。这次为了救周小姐的命,大家也都辛苦了,算是感谢诸位吧。”

    我很内疚,起身端起杯子说:“海叔,怎么能这样劳烦您?我是晚辈,也给您添了麻烦了,还要您来替我感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,是肯定要写的。毕竟你救了我女儿的性命啊。”他说着,看了一眼宁雨珂。

    宁雨珂说:“海叔的妻子,三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我惊呼:“您的妻子也是南嘂族人?”我原还以为,只是因为父辈的关系才出手帮我。

    海叔说:“我曾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救她,可始终逃不了。我以为,女儿也难逃这命运了,没想到……是你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越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我打了电话给妈妈,没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啥时候回家?我给炖点猪蹄,对了,把秦警官叫上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好。等我出差回来,咱们好好吃一顿。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觉得还有很多人想要联系。转念一想,又没有联系任何了。

    苏珉来找我,问我做好准备了吗。我叹气,也没什么好准备的,魂魄离身而已,我又不能带个什么东西防身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。”他皱皱眉头,“这还是刘德华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刘德华?那个道士师兄。

    “这事是他调查出来的。关于你的魔王的事。可信度不知道几分,你权当听个闲话就是了。你的魔王……据情况看应该有两千多年了,看服饰装扮有点像战国后期,秦初期……他的弱点在左腿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砰砰直跳,总觉得那个答案太让人惊讶!

    “刘德华说,那太阿刺曾与太阿剑同出一块铁,同炼一个炉。你这魔王惧怕太阿刺……你可知道,那个人是死于秦初,死于太阿剑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阻住了他的话语,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如果是真的,那莫不是太过神奇了。那个传奇似的人物,那个曾经在课本里出现的人物,那个被各种影视剧拍烂了,街头巷尾,男女老少,古今中外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……难道真的因为怨念,变成了魔,因为怨念到如今也没能轮回,还存在在我的魂魄里……

    执念是多么可怕的东西!

    不过,毕竟是那个刘德华说的话,可信与否还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众人又再次聚集到海叔家的偌大会客室。

    我再次进去,现地上已经画上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阵法,八个角上贴上了符纸,八根蜡烛已经点燃。阵法的中心搁着一个金色的蒲团。

    “这是护神的阵法,能将活人的魂魄离身,也能保护你肉身,暂时作为结界隔绝你的肉身与外界容易引**的物质。”苏珉对我解释。

    大阵法的旁边,宁雨珂正揭开自己的手臂,准备血食之法。

    罗玥音蹦着到了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挤出一个笑问她:“你呢,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下蛊呢?”

    哪知我刚说完,她就趁着我张嘴之际,把一个黑色的丹丸强行塞进我嘴里。我呛得满脸通红,使劲咳了几下,打了好几个干呕,可丹丸已经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罗仙姑……是不是太快了些!”苏珉扶着我坐在阵法中的蒲团上。

    罗玥音却不以为然,挠挠头坐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觉得肚子里一阵火烧似的难受,感觉有身体慢慢热,仿佛就要被灼烧一样。然后,眼前模糊,耳边嗡嗡响个不停,是五感开始消失。渐渐的我觉得自己变得很轻很轻,轻到已经就快失去意识

    乾一道长喊道:“事不宜迟,苏珉,快!”

    苏珉点点头对我大喊:“煊祺,你一定要相信我们!”

    “煊祺姐,你要活着啊!”然后是陶羽东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我恍惚听到苏珉对我念到:

    安生于娑婆,静于灭,

    勿行恶作孽,勿留恋尘土……

    归轮回!

    是门引咒。一道温暖的白光将我包裹,渐渐的我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兼职孟婆